好大一朵喇叭花

不建议关注

    看了两个和杨永信相关的视频,虽然愤怒,更多的还是无力感,并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。直到现在,杨永信还是逍遥法外,安心地开他的网戒中心,是家长的无知吗?
    忍不住会想到自己,我的母亲会用一切方法摧毁我的心灵,虽然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错。
    曾经外公对她的种种,被她不知不觉的用在了我的身上,最可笑的,造成我抑郁症的元凶,想要积极的用她的方法治疗我,用她的想法看待我。
    在得知我去医院看诊后,疯狂砸东西;在得知我病症有一部分因为她后,每天像嘲讽一样问我:“你得这个,跟我没关系吧?”在我一次发烧中,以为我睡着,在我耳边说:“你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自己活该。”好几次……“你怎么不去卖?你应该很赚钱吧?”
    我有点……写不下去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