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大一朵喇叭花

不建议关注

    两年前,和母亲意见大不同时,争执、甚至于争吵起来。她说我骂我让我走,或者有时我主动离开,内心还是有所顾虑的,或者说是舍不得?坐在小区门口的椅子上,过一个小时回去看看,怕她难过或者有什么事。不敢走,到心底里都是爱她的。
    现在心死了,每到周末母亲都发信息问我,回来吗?我回:留学校做作业。她好像越来越难过,且也愈发频繁地找我说话。可是,真的,不想回家。家对我来说不是避风港,是引发我一切不快情绪的地方。可以的话,我能缩在衣柜里吗?
    从下午考虑到晚上,终于还是选择回家。经历了一个小时的堵车后,我在公交站,是回家?还是不回家?在楼下绕了两圈,还是上去了。推开门,她开着一盏小灯,开着电视落寞地坐在那,看到我回来开心地问我吃饭了没有,要不要喝水?而我只想拿了东西赶快走,丝毫不想多待一刻。她翻着冰箱,“老年大学门口卖的水饺很好吃,明天可以煮这个。”我停下手里的动作,“我待会就回学校了。”她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,小心翼翼地问,“今天住一晚上,明天回去不可以吗?”我回作业太多。
    过一会收拾完毕,要个生活费就准备出门。我坐下来,好似看到母亲眼里有泪珠闪烁着。心一软,说自己会2号回来,她突然说,“和我一起体检的那个人,丈夫家暴她,女儿还在叛逆期,挣了钱就出去租房子住再没回来过,真可怜啊。”继而抬头问我,“妈妈看起来很可怜吗?”我笑答怎么会呢?
    接着换起衣服来,说是要和我去逛街,我拒绝,表示自己该走了。我一路走,她一路喊着名字追我。跟以前完全不一样,不想回头,没有留下来的欲望,直到她跑到我跟前,“我送你去车站。”坐在后座,像往常听着她的数落,在红绿灯处转头说话,红灯照着她的眼睛泪框透亮。送我到车站后,车来了才愿意离去。怎么说呢,不管怎样,我都不想回去了。

评论